海淀区共有1282户待整治

2020-02-12 23:00

为何有的餐厅没拆除干净?小关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税小平解释,拆除无证餐厅首先要确认店主信息,再走拆除和关停程序。但有些店主听到清理的消息就“消失”了,所以执法人员首先要对餐厅进行相关鉴定,判断其是否“无主”并公示,如果公示期结束认定其为“无主”餐厅,就会进行强拆。

昨日中午12时许,记者到达学院南路北京邮电大学门前的居民楼附近时,发现此前生意“红火”的小餐厅、食品商店等基本都已关门停业,但不少店铺门前还保留有广告牌。距邮电大学校门较近的一家店门口,还竖着“芳草地蛋糕”“寿司”等广告牌,其中一家店铺门前还标注着“取餐请走后门”等字样。

“以前这边都是餐厅,门口的绿化带都被堆上垃圾,餐厅看起来也不干净,我们也不怎么去吃饭。”惠新北里2号院1号楼的一位居民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昨日,记者跟随食药监局工作人员来到位于朝阳区小关街道的居民楼。此前位于惠新东街一侧的小关街道居民楼底层的十多家小餐厅均已不复存在,店面被新砌的砖墙封住,门脸上方还有之前广告牌悬挂的痕迹。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整治起来难度很大,而且关系复杂,最大的难点就是经营户不愿意退市。”税小平说,多数无证餐厅的店主都是带着梦想和积蓄从外地来北京挣钱的,我们一旦要拆除餐厅,他们会觉得投的钱还没赚回来就亏了,有的商户抱怨“过去都允许开,为什么现在不能做;别的地方也可以开,为啥这不行”。对此,街道需联合各部门进行劝说和治理宣传。一般从宣传到餐厅停业,最短要一个月。而且个别商户有侥幸心理,避开执法人员悄悄营业。因此,治理无证餐厅问题是一个较复杂的过程。(记者李婷婷)

据海淀区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除了学院南路,海淀区的检查重点区域还包括双泉堡地区以及香山四王府周边、与其他区的交叉区域,“城中村”、流动人口聚居、环境脏乱等复杂区域。重点治理内容主要包括各类餐饮业,各类熟食店、点心店、面包房等无证经营现象比较集中的业态。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今年3月份,就开始重点整治学院南路的无证餐厅乱象,目前这些餐厅均已关停,接下来也会尽快把餐厅门脸和广告牌都清理走。

同时,海淀区的中关村地区则采取了拆除违章建筑、建设绿化带和步行道、开通绿色通道等综合措施。经年初调查摸底,海淀区共有1282户待整治,目前已经整治78.6%。

以朝阳区为例,首先是整治“开墙打洞”的居民楼底层餐厅。目前朝阳区食药局、工商、城管、公安、消防等部门及各街乡组织联合执法行动,已对50条街开展“开墙打洞”整治活动,涉及餐饮经营商户369余户。为了防止“开墙打洞”无证餐厅反弹,对在治理过程中已经腾退的底商房屋,已协调住建、城管等部门,增设沿街护栏、铺设精品绿化带、对原有房屋进行加固,安装窗户和护栏等,防止二次开业反弹。据统计,上半年,朝阳区治理无照无证餐饮单位1373户。

对于无证餐厅屡禁不止的问题,小关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税小平表示,无证餐厅存在的原因比较复杂,而且是个历史问题。2008年以前曾鼓励居民区内进行商业经营,居民也觉得吃饭方便、便宜;上班族、流动人口对周边餐厅也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因此前几年没有重点监管。但随着市场发展,矛盾越来越凸显,噪音、环境差、居民也不满意。这两年随着疏解非首都功能,居民也提出了整治无证餐厅乱象的要求,2014年开始重点治理。

记者注意到,惠新东街靠近南侧底楼的两家餐厅还未完全拆除,但店内已经没有营业用的桌椅,也没有相关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