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拉萨河

2020-03-09 04:04

原题:给孩子讲过去两层门帘的故事

蔡公堂乡居民回忆:以前风沙大,一层门帘防沙,一层门帘保暖

拉萨河两岸绿化好不不好,有没有成效,并不是一串增长的数字可以简单说明的。蔡公堂乡居民对记者回忆,因为以前风沙大,一到冬天家里都会挂双层门帘,第一层是“防灰”,第二层才是保暖。

当然,在拉萨周边的山上种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饮水、蓄水池、调压阀、毛管……这些都是用来保证种下去的树能够成活方法和设施。也有人建议,拉萨周边山体土层浅,种植适合高原地区生长的灌木会不会更好一点?

“央卓啦,你去把东边的水龙头关了,我来关西边的。”深秋的拉萨,气温虽然不高,但要是在下午4点多站在太阳下还是晒得人皮肤生疼。尼珍是一位护林工人,每天在拉萨南边的山上忙碌着。

“我做护林工人已经2年多了,虽然工作挺辛苦的,但是看着现在山上的树渐渐多起来了,我们也觉得很有成就感。”尼珍说。

冬天的山上有郁郁葱葱的云杉

深秋的拉萨,树叶渐渐变黄了。昨日下午,记者开车通过拉萨大桥后,沿318国道、拉萨河城关区段向东前行时发现,几名身穿统一服装的工作人员在半山坡上忙碌着。

大约10多分钟后,记者气喘吁吁地爬到了海拔接近4000米的山体上,向远处望去,北边是神圣的布达拉宫,近处的山脚下则是已经泛黄的树林。

“我们是护林工人,刚给这些树浇灌完水,现在正要去关水管呢,我刚做这个工作不久,她应该知道很多。”一名护林工人指着不远处的尼珍说。

在秋天这个黄叶飘零的季节,南山上一棵棵郁郁葱葱的云杉、阔叶松与周围泛黄的风景相比异常醒目。

“很幸苦,但也很有成就感。”看上去30多岁的尼珍已经是一位很有经验的护林工人了,“你看,山脚下就是拉萨河,前几年只有河边上有树,现在山脚下也有了。”尼珍指着不远处的拉萨河说。

随后,记者找到了上海生态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拉萨项目部相关负责人陈先生,他说自己来西藏已经有20多年了。陈先生回忆说,在很多年前,他所在单位的一位同事从日喀则开车赶往贡嘎机场的途中遇到了泥石流。为了不耽误登机,他和十几个同事将车子抬了200多米才通过了被泥石流冲毁的路段。当他抬头看到光秃秃的山后,才下定决心要在西藏的山上种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愿望终于要实现了。”陈先生笑着说。

蔡公堂乡居民们回忆“风沙的故事”

“开车去贡嘎机场,如果走老路就可以看到,拉萨河城关区段沿岸和河谷里都长满了树,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此前,记者采访自治区林业厅绿化处相关负责人时,对方介绍,拉萨河河谷里种植的树都是耐湿树种,比较适合生长在河床上,如果河床上种植的不是耐湿树种,拉萨河进入汛期后河水便会淹没树木的根部,很容易被涝死。

强曲措姆的家乡在日喀则,23岁嫁到拉萨后就在蔡公堂乡开了一家小卖部。“前些年这一带的树都很少,每到冬天一刮风,房前屋后都没有任何的遮挡,大风吹得沙子、小石子到处都是,在屋里都能听到窗户被打得‘沙沙’作响。”如今已经40多岁的强曲措姆在自家的小卖部里对记者说,以前一到冬天都会挂双层门帘,第一层是“防灰”第二层才是保暖。

如今,这些故事只能讲给孩子们听了。一位店里的老人也感慨:“现在真是好,拉萨河附近有这么多树,气候好了不说,我们还不用担心泥石流了。”老人接过强曲措姆递来的香烟,拆开包装点上了一支,看了看门口不远处成片的树林。

自治区林业厅绿化处相关负责人还说,目前我区正在规划编制,总投资300亿元的“两江四河”流域造林绿化工程,其中就包括拉萨河的绿化,若干年后的拉萨河,应该是另外一番更为壮阔的美景。